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近代文學論文

陳寅恪婚姻愛情的態度以及其擇偶標準

時間:2014-11-17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6456字
論文摘要

  陳寅恪用他的一生繼承和闡釋了中國文化精神.他曾經在昆明的西南聯大任教,為昆明的歷史和文藝留下一段美麗的身影.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人格的高度和學問的深度.對于陳先生學問的研究,目前學界已形成燎原之勢,這是一個真正的國學大師該有的待遇.然而關于陳寅恪愛情婚姻的研究,大部分只是資料的匯編,尚處于起步階段.在學術研究上,陳先生是一位圣人,然而在婚姻上,"寅恪高人,亦有不脫常情之處"[1]5.

  因此,我們就有必要對他的愛情婚姻進行深刻的研究.首先,對于陳寅恪婚姻觀的研究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陳寅恪《寒柳堂記夢未定稿》第七部分《關于寅恪之婚姻》的遺失之憾; 其次,我們從其生活方面著手,有助于我們建構對陳先生立體性、整體性的認識; 再次,在物欲橫流的現代社會,青年男女很難得到真正的愛情,或者曾經得到卻又以玉石俱焚的悲劇告終,這不得不給我們敲響警鐘,陳先生的婚姻正好可以起到模范警醒的作用.由此觀之,對陳寅恪婚姻觀的研究不僅必要,而且迫切.陳氏自撰的《關于寅恪之婚姻》已在陳先生身后湮滅,我們不得寓目,無法取得直接材料證明.本文只好以其他資料及生活實錄,從他對婚姻愛情的態度以及擇偶標準入手,再結合陳、唐四十多年的婚姻生活,粗略地概括總結,并評價其婚姻觀的大致狀況.

  一、自由共道文人筆---陳寅恪對婚姻的態度

  家庭是社會組織的基本單位,是社會婚姻狀況的具體體現.同樣地,社會主流價值觀也會主導個人的婚姻態度,進而影響家庭面貌.關于這一點,用陳先生自己的話說就是: "欲了解元詩者,依論世知人之旨,固不可不研究微之之仕宦與婚姻問題,而欲明當日士大夫階級之仕宦與婚姻問題,則不可不知南北朝以來至唐高祖武則天時,所發生之統治階級及社會風習之變動."[2]這不僅是我們了解洞察社會之態度,也是我們做學問不可或缺的方法.本文且以陳先生研究元稹的方法來探討他對婚姻的態度.依照知人論世的方法,欲了解陳寅恪對婚姻的態度,不可不先考查民國時期的社會整體婚姻面貌.

  民國是新舊交替、中西碰撞、戰亂紛爭的年代,人們對婚姻的態度也隨之移陳出新,他們打破傳統的觀念而呈現出眾說紛紜的局面.據潘光旦調查,當時主要有以下幾種觀點: "有認社會組織之單位與社會生活之重心為社會全般者矣; 有認家庭改革之唯一目的為個人之自由與婦女解放者矣; 有認舊家庭制度已絕對腐化,及宜完全改弦更張者矣……"由上觀之,婚姻態度紛爭的焦點在于舊的家庭制度與個人獨立、婦女解放之間的矛盾.巴金《激流三部曲》、矛盾《子夜》、魯迅《傷逝》等大量文學作品都是當時家庭變革的反映與記錄載體.這些沖在思潮前沿的人本身的婚姻態度及婚姻生活也為我們研究民國婚姻留下寶貴的資料.當時文人對婚姻的態度主要分為兩派,一為保守派,他們恪守舊式家庭制度下的婚姻,亦即通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最終達到一夫多妻的狀態,這類婚姻生活較為穩定,但也枯燥,夫妻間不存在共同語言,是不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如王國維、梁啟超的婚姻就是如此.一為先鋒派,他們打破舊式家庭制度的限制,不顧父母之命,而為自己的理想與喜好尋找愛情,提倡一夫一妻,這類婚姻生活變動較大,但為浪漫生活與紅顏知己而尋覓一生,如吳宓、徐志摩的婚姻亦如此.他們對愛情婚姻態度的討論也成為日常論爭話題,《吳宓日記》中曾記錄了關于婚姻自由的討論: "陳君細述所見歐洲社會實在情形.乃知西洋男女,其婚姻之不能自由,有過于吾國人……蓋天下本無'自由婚姻'之一物,而吾國竟以此為風氣,宜其流弊若此也.即如,憲法也,民政也,悉當作如是觀.捕風捉影,互相欺蒙利用而已."[1]20 -21這段文字記于 1928 年,時年陳寅恪 38 歲,剛認識唐筼,距結婚還有 4 個月.雖然沒有結婚卻早已認清婚姻不自由的現實,并且進一步反對當時破壞一切舊婚姻制度、爭取絕對婚姻自由的行為,此后更是指出了造成如此現狀的原因.

  從中我們至少可以讀出三層: 一是當時中國留學生在國外只為博取名聲,無真才實學,只是把西方的享樂及污穢思想無節制地帶回中國,而棄西方精華于不顧,有如《圍城》中方鴻漸者比比皆是; 二是中國當時舊式家庭制度確已存在諸多不合理之處,有好事者崇洋媚外,捕風捉影,不問是非而已做趨之若鶩之勢,以憲法、民政作為當時服務政權的口號; 三是西洋婚姻不自由程度比中國深,"自由婚姻"的念想卻出自西洋,蔓延至全世界,壓迫越大,反抗越深,口氣也就越大,世上本無"自由婚姻",而"自由婚姻"已成洪流之勢,說明這是人類共同的愿望.

  對于愛情,陳先生亦發表過見解,他認為: "情之為物,以西洋所謂 sexology 之學,及歐洲之經歷參證之,而斷曰: '( 一) 情之為物,世上無人.懸空設想,而甘為之死,如《牡丹亭》之杜麗娘是也; ( 二) 與其人交識有素,而未嘗共衾枕者次之……( 三) 又次之,則曾一度枕席,而永久紀念不忘……( 四) 又次之,則為夫婦終身而無外遇者.( 五) 最下者,隨處接合,惟欲是圖,而無所謂情矣."[1]21 -22從表面粗淺觀之,陳先生依"性"之遠近、次數與情的關系,認為性與情成反比例關系,若以性為橫坐標,情為縱坐標,當性越接近原點時,情就越深; 反之性無限擴大時,情則近零.這一點似乎與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相似,與基督教神學宣揚的摒棄、厭惡肉體之愛,贊揚精神之愛似乎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進而思之,其實不然.陳先生看重的不是"為性而性",而是"為情而性",并非一味貶低肉體之娛.陳寅恪曾這樣評價柳如是: "而河東君特具剛烈性格,大異當時遭際艱危之諸風塵弱質,如陳董者,實有以致之.吾人今日讀牧齋垂死時所賦關涉柳陳董之詩,并取冒錢宋對待愛情之態度以相比較,則此六人,其高下勇怯,可以了然也."[4]

  柳如是作為一名風塵女子尚且得到陳寅恪如此之高的評價,陳寅恪對于性愛的態度可見一斑.陳寅恪以自己豐富的游學經歷和獨立之精神,戳破了"自由婚姻"和"為愛而死"的烏托邦式理想,那為何陳寅恪與唐筼的婚姻還是如此美麗動人? 佛家有言: 第一境,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第二境,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第三境,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簡單地認為"婚姻自由"者只處于第一境,陳寅恪認清"婚姻不自由"是婚姻參悟的第二境,第三境便是如何于不自由的婚姻中創造自由,他做到了.我們可以從其成婚過程及婚姻生活中明白他為何自由.

  二、揀盡寒枝不肯棲---陳寅恪的擇偶標準

  陳寅恪 38 歲結婚,當時有人 38 歲已為人祖父,陳先生為何晚婚? 學界對于其中緣由的解釋莫衷一是: ( 1) 據陳先生本人之辭,遲遲不肯結婚是因為少有足疾,身體羸弱,擔心無法挑起厚重的家庭負擔而連累家人,才游學東西.( 2) 也有人認為陳寅恪 38歲成家,是為了學術.得出如此結論,其論據無疑是陳先生"學德不如人,此實吾之大恥.娶妻不如人,又何恥之有?"以及"娶妻僅生涯中之一事,小之又小者耳.得便了之可也"[1]35兩句話.但以上觀點說辭與陳唐二人日后的婚姻狀況有些出入,因此讓我們產生諸多質疑.其實上述原因只是邊緣理由,而不是最關鍵的真實想法.陳先生從自身健康角度考慮,擔心體弱累及家人而對婚姻遲疑,這說明陳先生是一個極具責任心之人,心中對家庭充滿向往與熱愛.其次,心系學問而無暇顧及婚姻也不是充分理由,陳氏多年游學海外,所歷之人,所游之地不可謂不多.大部分時間雖用于讀書治學,但朋友之間的交談和聚會也應不少,其中難免論及愛情婚姻的話題,《吳宓日記》中就為我們提供了很多研究資料.在游學期間邂逅愛情的不乏其人,吳宓者就是其中之一.究其原因,陳先生在唐筼之前當是沒有遇到心中的理想伴侶,換言之,是陳先生在游學期間遇到的女性都沒能符合心中的期待與標準.

  按照接受美學的理論,一個作者在作品創作之中或完成之時,必有其"預示讀者",以期待得到了解作品、理解自己的讀者.對于一個青年男女而言,在成長完成或未完成之時,必有其理想伴侶,擇偶標準則為其心中理想伴侶的具體化.我們參證陳、唐二人的結合過程,便可了解陳先生的擇偶標準.

  陳寅 恪 曾 說 喜 歡"身 瘦 而 長 之 Intellectalltype".[1]431他提出這個標準很可能是作為拒絕鐘令瑜而應付吳宓的推脫之辭,但也有其合理之處."身瘦而長"的要求從何說起不得而知,不過瘦長是男性對女性體態的普遍審美傾向,"Intellectall type"是陳先生對夫妻能有共同語言,互相理解、互相扶持的美好追求,"Intellectall"指是對女性的智力要求,可見在擇偶標準方面,陳寅恪很看重對方的才情.他晚年"著書唯剩頌紅妝",傾情于陳端生、柳如是等才女便是例證.像魯迅與朱安之間,空具夫妻之名,對一個高級知識分子而言,是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陳寅恪與唐筼的認識是由于唐筼祖父唐景崧的一幅手書,雖然只是一幅字,其中卻蘊含了唐筼的家世清白、教育造詣.唐景崧乃當年臺灣巡撫,支持維新變法,參加中法戰爭,抗擊日本侵略者.在這一大道上,唐家與陳家有著一定的淵源.陳寅恪只是聽聞"南注公"之名,就欣然前往唐筼住所,兩人因此開始漫長的姻緣之路,日后這幅字便順理成章地成為陳家之寶而受到百般愛護.1953 年,也就是婚后25 年,陳寅恪次南注公原韻和詩一首: "橫海雄圖事已空,尚瞻遺墨想英風……行盡鐵圖層底路,倘能偕老得余閑."[7]

  唐景崧早已仙逝,他的手跡竟然成就了孫女的一段美好姻緣,其間雖然充滿種種偶然,但與唐景崧一生光明磊落,唐家的家世清白、教育造詣也有著必然的聯系.唐筼性情溫和,雖屬于解放的新女性,但沒有女權主義的特性; 母性情懷深厚,夫妻經常分居兩地,加上陳寅恪工作繁忙身體欠佳,唐筼一人養育三個孩子; 愿為家庭放棄自己的事業,至死心系丈夫的健康.這些都足以證明她是一個賢惠的女人,唐筼的高尚人格是與唐家的門風與傳統離不開的.陳寅恪僅憑一個名字便找到自己的理想妻子,一出手便成功,可見陳先生判斷力之精準、選擇標準之科學,更可證明他非常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樣的伴侶.我們可以參照民國時期主流的擇偶標準來對照陳寅恪的選擇進行對比,便能得出陳寅恪擇偶標準的獨特之處.

  根據潘光旦的調查總結,民國時期男性對女性的主流期待標準由重而輕依次為: 性情、健康、教育造詣、治家能力、相貌與體態、性道德、家世清白、經濟能力、母性、妝奩.[3]140 -141這與陳寅恪《失戀同學》中所戲諷的《愛情衡》有本質區別.《愛情衡》是1915 年一清華學生就男女的戀愛與婚姻如何取悅對方達到目的、尋求所需的五個條件等問題制成的一個表格.

  果真按照如此條件尋找婚姻對象,則很顯然是為成婚而成婚,是一筆交易,多的是沒有愛情的婚姻,不幸福是常態,因此被陳先生笑罵.我們以社會普遍標準衡量陳先生的既成婚姻,則為科學分析,此中可見其期待標準的不俗之處.

  陳寅恪通過"南注公"對唐筼表現出前所未有的興趣,表明他對家世清白的注重,胡文輝也說他有"遺少心理"[9]."家世清白"與"門第主義"不同,前者是指"其上代無惡疾,無癲狂,無低能,無犯罪行為或其傾向"[3]143.其出發點是追求家族品性,個人人格,以及教育傳統.后者講究地位、名聲,其目的是追求家族利益,而不是將男女的愛情和婚姻放在首位,這是傳統婚姻的舊制度,在民國時已被貶斥再三.顯而易見,陳寅恪與唐筼素未謀面,卻隔空對她產生沖動與好感,讓他打破了之前對婚姻生活的疑慮,其最初最大的動力當是來自他對唐家家世的欣賞,對唐家門風的敬重.孔子說: "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 人焉廋哉?"[10]

  由環境影響個人而言,"家世清白"對一個人的成長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陳夫人的確是一位優秀的妻子,是陳寅恪適合的結婚對象,他倆的幸福穩定的家庭生活讓吳宓真心羨慕.事實證明,陳寅恪的選擇是對的,陳寅恪的擇偶標準是科學的,主流期待標準是個人的經驗匯編,過分看重性情、健康等個人因素只能了解局部和目前情況,未來如何發展卻不得預料,這往往是婚姻失敗的癥結.

  三、烏絲寫韻能偕老---陳寅恪婚姻觀之評價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這是天下有情人對美好婚姻的祝愿,陳寅恪夫婦做到了.陳先生于 1969 年 10 月 7 日逝世,僅過45 天,陳夫人緊隨丈夫赴黃泉,人生之路雖已走完,但婚姻之旅沒有結束."珍惜玳梁桑海影,他生重認舊巢痕.""泣涕對牛衣,卌載都成腸斷史.廢殘難豹隱,九泉稍待眼枯人."這時陳寅恪身心疲憊,即知自己命不久矣,但唐筼此時也只剩下一口氣,擔心先自己而走,因此為夫人撰寫的挽聯,當是他學問生涯的封筆之作,深知此生即將離別,期待來生再聚,深情、悲涼、沉痛,催人淚下.何其壯美哉! 蒼涼哉!

  仰觀陳唐二人的婚姻生活,幾乎無一點瑕疵,他們且行且惜,心靈相交,詩筆論交,共同譜寫了一段神話般的愛情婚姻史.人道是"梅妻鶴子",唐女士便是陳先生心中的梅妻,她不僅照顧全家的飲食起居、打理家務,而且為丈夫查閱資料、誦讀報紙和信件、整理書稿.在陳寅恪的著述封面上,幾乎都有娟秀、端莊的"小瑩題"三字,"織素心情還置酒,燃脂功狀可封侯","羨君管趙蓬萊侶,文采燔功一慨然".她是陳寅恪的"神仙寫韻人".陳夫人作曰:

  "孤干如虬伴竹載,共浮清影上妝臺.東皇似解春人意,故遣梅香映葉開."陳先生和曰: "老梅根傍倚窗載,疏竹光搖玉鏡臺.待得月明雙弄影,愁心千疊一時開."以詩相交,是平凡的婚姻生活中為愛情留存的浪漫凈土,是在不自由的世俗生活中為婚姻創造的自由圣地.至此,我們可以理解陳寅恪"婚姻不自由"與"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關系,可以明了"不自由"與"自由"之間的辯證意義.

  粗略概括地講,自由就是主觀意志不受任何牽絆與阻礙,換言之,也即我行我素.進而析之,自由的含義內容豐富,在中西哲學史上向來都占一席重要之地.古往今來,自由之爭主要來自兩方面,一為人與外界環境之爭,在中國主要表現為人與儒家道德倫理的矛盾; 在西洋主要表現為人與上帝宗教法則的矛盾.一為人自身內部之爭,表現為感性與理性的矛盾.進入現代化以后,人內部感性與理性之間的矛盾逐漸成為不自由的主導因素.對于自由的具體見解,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康德認為"我"屬于"物自體",是一個超驗物,但不存在,想要達到完全自由,必須達到"道德"與"幸福"的統一.但康德沒有舉出具體的解決之道,最終只能重新皈依與上帝.吳宓即采取此種觀點: "婚姻之要,不盡在選擇,兒子夫婦能互相遷就調和,若按著一副歹心腸,則無處不見神見鬼.故今之倡自由者,毋寧教男女以處人接物之道,反可多享實福.由是,則婚姻之事,絕 不 能 不 重 視 宗 教 觀 念 Religious feeling;faith. "[1]21吳宓生性浪漫,帶著尼采的激情與沖動,留戀每一類女性的優點,不能忍受性格缺陷帶來的不自由,因而患得患失,"春日釀成秋日雨",最終沒能在宗教上找到調解之道,誤失良好姻緣.薩特的自由是主觀性且絕對性的自由,認為"他人即地獄",絕對的主觀自由是拋棄一切外在道德,徹底遵循快樂原則的行為.因此這種自由難免要以犧牲他人的自由和利益為前提,往往表現為心中只有自己的自私欲念.梅貽琦對婚姻即抱此種觀點,他認為:

  "凡言自由婚姻,則蕩子流氓,必皆得志,而君子正士,必皆無成.征之中西事實,昭昭然也."[1]21陳寅恪承認婚姻不自由,是婚姻生活在世俗部分的不自由,因為生活到處受道德倫理的限制,于是夫妻懷抱同一理想,詩筆往來,希求在精神領域尋得解放.這與莊子的"逍遙觀"相似,但不同的是莊子采取消極的無為態度.而湯用彤在婚姻觀念上則表現為逍遙派,他對婚姻的要求不高,既來之,則安之.如斯做法,雖然家庭穩定,夫妻也能白頭到老,卻無法享受愛情之娛、婚姻之樂,這未嘗不是一種遺憾.而馬克思認為,自由是按照主觀意志,在符合客觀規律的情況下做出的合目的性、合規律性的行為,人類獲得自由是一個具體的過程.婚姻受各種限制,不自由是婚姻的規律,但是自由也是人類無法割舍的婚姻目的.陳寅恪對婚姻自由的認識即是對婚姻規律的準確判斷,但自由始于選擇,陳先生對唐筼的選擇便是幸福婚姻的最重要一步,倘若像吳宓這樣不加選擇對象便匆匆組建家庭,其實是對自由的主動放棄.

  陳寅恪結婚之后,兩人為同一理想而奮斗,傾心相交,共同經營,"同夢匆匆廿八秋,也同歡樂也同愁".他們在戰爭、病魔、貧困中成就了一段幸福、自由的婚姻.知命而不認命,這才是陳寅恪的自由之道,他為我們現代處于婚姻愛情迷宮中的青年男女指明了一條具體的道路.

  [參考文獻]

  [1]吳宓. 吳宓日記: 第二冊[M]. 北京: 三聯書店,1998.

  [2]陳寅恪. 元白詩箋證稿[M]. 北京: 三聯書店,2001: 86.

  [3]潘光旦. 中國家庭之問題[M]. 北京: 商務印書館,1926.

  [4]陳寅恪. 柳如是別傳[M]. 北京: 三聯書店,2001: 793 -794.

  [5]陳寅恪. 寒柳堂記夢未定稿( 七) [M]/ /寒柳堂集. 北京: 三聯書店,2001: 236.

  [6]劉克敵. 陳寅恪與他的同時代人[M].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2006: 30.

  [7]陳寅恪. 陳寅恪集·詩集[M]. 北京: 三聯書店,2001: 92.

  [8]吳學昭. 吳宓與陳寅恪[M]. 北京: 清華大學出版社,1992: 7.

  [9]胡文輝. 陳寅恪詩箋釋[M].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 27.

  [10]楊伯峻. 論語譯注·為政第二[M]. 北京: 中華書局,2006: 16.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