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少數民族文學論文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方向探究

時間:2020-02-21 來源:曲靖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張永剛,李雨君 本文字數:8903字

  摘    要: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基本價值研究在中國文學總體觀念的完善中發揮了巨大作用。在實踐層面,可以從三個角度看到“價值研究”的主要取向,即推進民族文學研究發展;助力民族文學形成特色;影響民族文學理論建構。價值研究構成了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動力之源,最終將使中國當代多民族文學展現出更加絢爛的光彩。

  關鍵詞: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 價值研究; 研究取向; 實踐狀態;

  Abstract: The study of the basic value of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has played a great role in the improvement of the overall concept of Chinese literature. Onthe practical level,the main orientation of “value study”can be seen from three perspectives:(1) promoting the research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literature;(2) help national literature form its features;(3) influence the theoretical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literature. Value research is the source of motivation for the stud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minority literature,which will eventually make contemporary Chinese multi-ethnic literature more splendid.

  Keyword: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Value studies; Research orientation; State of the practice;

  這里所說的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也就是關于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基本價值的研究。我們知道,價值研究在確證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是中國當代文學富有特色的組成部分這個總體觀念上發揮了巨大作用。今天,誰也不能否認多民族共同的文學追求影響著中國當代文學的整體狀態和未來發展。觀念引領和思想認同是在研究的廣泛領域和較長過程中逐漸形成并顯現出來的。換句話說,我們只有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實踐層面,才能看到價值研究的具體作用,或者說看到價值觀念逐漸析出所產生的力量,因為實際上并不存在一個絕對獨立而單純的價值研究先在于所有研究之前,它總是滲透在許許多多具體研究之中,需要仔細分辨才能看出。但可以肯定的是,或顯或隱的價值觀念探討對于任何一項具體研究都會起到支配或決定作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是一個豐富的領域,也是一個復雜的進程,所涉及的內容很多,在這里我們從三個角度對“價值研究”作一個初步思考,從其主要側重中探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基本狀態和現實意義。

  一、推進民族文學研究發展

  新中國建立以來,經過70年發展,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已經形成一個豐富領域。從研究主體看,越來越多的研究者意識到民族文學在中國文學中的重要性,研究隊伍迅速擴大,其中不僅有少數民族學者,還有很多漢族的學者參與進來,他們在少數民族文學研究領域辛勤耕耘,為中華多民族文學建設發展做出了貢獻。從研究內容看,民族文學研究的文獻豐富多樣,研究幾乎涉及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方方面面,從少數民族文學的內涵與特質界定、書寫對象(包括歷史與現實促成的題材與主題)、作家主體行為(包括創作思維與創造能力的普遍性與特殊方式)、文本狀態(涵容了民族文學內容形式諸多特色)到越來越廣泛的社會文化價值、意義等方面,都形成了具有學術分量的眾多成果。從研究方法看,民族文學和文化帶來了獨特的研究方法,文學人類學、生態學、民俗學等的滲入加強了理論研究的效率,同時傳統文學研究方法和西方文藝理論研究方法相結合,形成了眾多跨學科綜合研究;較為豐富的研究方法體系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打下了厚實基礎,也提供了思考的開闊空間。

  作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重要部分,許多學者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狀態和成效進行了概括,譬如梁庭望《新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之發展》、李曉峰《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與批評現狀的思考》、張帆《解放后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研究述評》、龔小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概觀》、南方思《中國民族文學研究概況》、陳祖君《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述評》等等,使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浩大的民族文學研究領域。尤為重要的是在這個龐大的領域中,凝聚并時刻顯現著一種重要的推進力量,那就是對研究工作本身進行價值判斷的肯定性立場。換言之,許多學者或從多方面論述了新中國民族文學研究的價值,或在具體研究中印證了這種價值。同時,對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取得的實際成果和積極作用進行了概況,涉及研究態勢概括、發展思路梳理、理論意義辨析、語言問題探尋、研究資料集成等等,認為“宏觀把握并系統總結此種格局的敘述框架和基本經驗,對于推動我國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深入、持續開展具有積極意義。”[1]在研究的實踐層面,其觀察視覺深入到民族文學研究近幾十年呈現出來的旺盛生命力,發現它所催生的許多民族文學研究組織,帶來的民族文藝家協會、民族文學刊物以及學術團體,其活躍的文學氛圍,使民族文學研究獲得了持續發展力量[2],也是民族文學研究不斷取得研究成果的直接而重要的原因之一。在少數民族文學的內涵、特質和定義探討這個方面,研究者首先充分肯定了它的重要性,因為它不僅決定著少數民族文學在當代文學中的地位,還決定著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價值基礎和學理起點,因此必須從中華文化的整體構成及少數民族文學對當代中國文學發展史的貢獻等角度展開深入研究,探尋原因,尋找發展路徑,才可進一步明確民族文學的地位。應該說至今這都是具有研究價值和研究空間的領域,它帶來的間接效果是發現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某些缺陷,促使它在主動追求對民間文學和古代、現代民族文學的繼承,以及對漢文學和外國文學的借鑒方面有更充分的進展,[3]其結果是對當前的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方向形成了積極影響。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方向探究
 

  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工作還涉及并促進了新的時代背景下少數民族藝術形態的改變和民族文學交融發展所包含的重大意義。民族文學作為中國當代文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受到漢文學和外國文學的影響是必然的,因此必須把民族文學放在整個中國文學乃至世界文學視域中進行分析,這樣才可以進一步突出它的地位和價值,因為“一方面少數族裔文學不是一個脫離總體意識形態的孤立的精神現象,它植根于社會文化的復雜意義建構之中;另一方面它也時時刻刻通過自身的展示參與了現實生活,并且成為其中有力的一部分。”[4]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必然看到民族文學融入主流文化的必要和過程,看到民族傳統藝術向現代轉型的巨大變化,看到精英主體意識在民族文學中的強化和顯現,以及在市場強力中它的表演化傾向的形成與不斷增強。[5]當然,這些變化,特別是市場化傾向并不是民族文學發展的負面取向,從某種角度說,它有利于民族文學適應時代,獲得進步的新條件和新機遇。概而言之,整個后現代文化就是在商業、市場的環境中滋生出來的,學會利用市場條件,在他者的視野中尋找存在價值,可以說正是全球化時代里民族文化逐步發現的一種發展方式,它利弊雜存、意味豐富,需要仔細思辨、揚長棄短才能看出其文化意義。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即中國少數民族文學要不斷創新發展,積極融入新的時代,吸取多種營養是必然選擇。民族文學的價值是在時代進步中不斷豐富的,民族文學研究也要在這個不斷豐富的領域形成新的觀察視野,拓展深度廣度。事實正是這樣,由于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從不同角度不同層次對民族文學價值做了積極探索,促進了“少數民族的文學正向高層、深層發展。”[6]應該說這個發展進步是巨大的,少數民族文學作品影響力正在不斷提升,它有力印證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價值,也成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具備有效性的實踐佐證。

  二、助力民族文學形成特色

  少數民族文學具有豐富的民族文化內涵,其作品總是帶著獨特的民族特點。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充分肯定了少數民族文學的民族特點,對民族文學進一步加強特色發展起到巨大推動作用。相關研究也因此構成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重要部分。

  綜觀這方面的研究,其總體傾向(特別是90年代以來的總體傾向)是充分肯定少數民族文學在整個中國當代文學中形成的生機與活力,并在其鮮明的民族特色中進一步發掘生機與活力產生的原因,以確證少數民族文學發展所具有的優勢所在。在具體研究層面,研究者重點探尋了少數民族文學民族特色的基本價值和重要意義,認為民族特色是少數民族文學內在特性最重要的因素,“民族特征是少數民族文學不可或缺的必要因素,如果缺少了這一要素,那么便不能稱之為少數民族文學作品,也就不具備少數民族文學的審美價值基礎。所以,民族歷史文化和民族元素是作家在創作時進行提煉和加工的主要元素,從而實現最終的少數民族文學審美價值。”[7]在這里,進一步將民族性特點視為構成少數民族文學審美價值必不可少的要素,實際上是界定了少數民族文學作品最基本的內涵和特征,具體說,就是“‘民族性'是民族文學這一概念的應有之義,也是民族文學區別于中國的地域性文學的關鍵所在。”[8]其定義的思路和目的都是清晰而明確的。

  那么民族文學這個內在規定性來自何處?第一個來源是民族作家的主體身份和主體意識。“少數民族作家作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主體及其自身民族文化的代言人,對自身的民族文化身份的認知必然會在其文學創作上有所體現,其內在的民族性是推動少數民族文學發展的動因。”[9]今天這已經成為共識,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主體身份和主體意識并不是天然的,也不是自然而然流露的,它實際上有一個逐漸發現、逐步確證、逐步展現的過程,也就是說,它實際上是在特定文化環境中建構起來的。新時期以來這個現象尤為突出。那么建構得合不合理?體現出何種意義?這些問題都需要進一步進行理論探究,其研究內容豐富,研究空間巨大,目前其中一些基本觀念逐步得到了明確和肯定,比如,“少數民族文學必須通過本民族意識的追尋,來重建‘自我文化身份'”[10],這是民族文學在面對本民族文化危機時所產生的觀念意識,它要求作家不斷追尋本民族文化體驗,堅守本民族創作立場,避免被時代潮流淹沒,因此“少數民族作家注意到本民族獨特的民族心理和變化過程,重視并且努力發掘本民族的文化特征,將其自覺融入到創作中,這是他們文化身份意識的顯露,也是賴以創作的源泉,因為任何一個作家都離不開自己特殊的生活體驗和文化認知,失去本民族的文化根基而想要建構一個獨特堅實的文學世界,是無法實現的。”[11]在此意義上,有研究者斷言:“民族性,毫無疑問,是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民族性價值追求反思。”[12]應該說,這種價值判斷的背后,體現了相關研究的思辨性深入性,雖然問題的答案可能有多種選項,但思考本身的意義是積極的。民族文學內在規定性的第二個來源是民族生活的決定作用。作為社會生活反映的文學,少數民族作家總是率先關注自己民族的生活、習俗和歷史文化,使作品帶上民族的烙印,形成表現方式上的差異。因為“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民族性主要是指對民族文化和風俗人情進行審美關照和體驗的過程,不同的少數民族文學審美性是不一致的。”[13]“而一種文化的魅力不僅在于其對于世界獨特的感悟,而且在于他們獨特的表述。”[14]許多研究因此涉及了民族文學在語言、敘事、文學形象塑造等方面的特點,以差異性來證明主體追求的價值取向,拓寬了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范圍,使研究呈現出豐富性與復雜性。

  以上述方式形成的民族文學特色到底具有什么文化意義呢?這是價值研究推進民族文學特色發展最為關鍵的地方。相關研究首先為中國當代文學增添了新的本土化成分。作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中國文學,是由多民族多區域文學構成的,多樣一體,和而不同;百川歸海,勢成浩瀚。“少數民族文學收納民族文化事項、呈現民族心理個性的‘民族特色'日益顯著,不斷為中國文學空間增添新的質素。”[15]這是不用懷疑的歷史與現實狀態,也是未來發展的方向。其次,相關研究發現少數民族作家對本民族文化的眷念和堅守,增強了民族文學中的民族文化表現力和民族凝聚力。在新的時代環境中外來文化對民族文學影響日益強大,它甚至會同化、消解文學的民族特色,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也只有堅守民族文學的特色發展,才有真正的民族文學,在此意義上,民族文學研究對文學民族特色的肯定和弘揚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在理論視野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人們看到堅守民族文學特色的立場和方式應是藝術化方式,而不是口號式的表達,這對少數民族文學的發展提供了更有效的助力,因為具有潛移默化的感染特色才是真正的文學特色。第三,相關研究發現民族文學中的民族特色帶著意識形態的潛在功能。“少數民族文學文本中的民族主義表達,實際上是一種意識形態話語的表達。”[16]任何意識都不可能脫離具體的民族心理、民族社會情境,恰恰相反,它能以形象方式最充分地反映民族的歷史進程和種種社會文化行為。因此我們不但不能否定民族文學的意識形態意義,反過來還要進一步加強這種意義,以形成正確的文化導向。實際上,民族文學在現代性進程與后現代文化思潮中已經表現出種種積極姿態和種種困惑,如何將民族特色的傳承與現代意識融會在一起,無論是進行藝術的表達還是展開文化的思考都是艱難的。因此,“對弱勢民族選擇現代化的道路和策略而言,借鑒現代化理論來審視既有的現代化實踐,總結其中的經驗,是很有必要的。”[17]在復雜的世界文化背景下任何單一的判斷都不可取,相反,充分的研究會使民族文學的理論視域獲得更加廣大的空間。

  在文學發展中,民族特色既是“自然的”,又是主動追求獲得的,對于少數民族文學來說同樣如此。說其是“自然的”,那是因為創作規律具有決定作用;說其是主動追求所得,又是因為民族文化地位和民族話語權等因素會在具體時代環境中變成文化建設的重要影響因素,影響著人們對民族文學特色形成不同的理解和采取不同的對待方式。在具體的文化構建過程中,還會發生許多復雜情形,譬如,有時對特色的追求剛好導致特色的消解;有時特色僅僅作為一種表面化的點綴被利用,卻又成了追尋特色的重要而合理的方式;有時特色的深層表達反而帶來新的茫然與困惑,使人覺得特色遙不可及,等等。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直面這些問題,并在很大程度上厘清了這些問題,形成了相對明晰的視界,應該說這種關于民族文學價值的判斷與張揚,大大助推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特色化發展,體現了理論研究應有的積極意義。

  三、影響民族文學理論建構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作為中國當代文學中具有特色的部分,必然會為中國當代文論發展提供理論建設的民族化資源。民族文學本身也渴望得到適合自身發展的理論闡釋與引導。目前這種訴求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中得到了積極回應,可以肯定,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深入開展,為民族文學理論建設打下了堅實基礎,發揮著重要的推進作用。

  從當代文論建設資源角度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豐富性是有目共睹的,其研究成果卷軼浩繁,所論深廣,涉及了民族文學創作發展的方方面面。我們從張壽康、買買提·祖農、王弋丁、湯曉青、梁庭望、汪立珍、尹曉琳、吳重陽、關紀新、朝戈金等學者,以及中國作家協會編寫組在不同時代匯編的研究文集、梳理性著述中可以獲得直接證據。在這些少數民族文藝論集、少數民族文論選、理論評論特輯中可以看到一個巨大陣容的存在。作為民族文學理論建設的基礎,應該提到的成果很多,譬如:2006年朝戈金、郎櫻主持中國社科院重大課題“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研究資料庫”,匯集了大量民族文學研究資料和研究成果,為少數民族文學理論建設打下了宏厚的資源基礎;梁庭望、汪立珍、尹曉琳主編的《中國民族文學研究60年》,展現出開闊的視野,著者從“從多元到整合的文學理論”、“從無到有的民族文學學科建設”、“從搜集到整理的資料積累”、“從單一到繁榮的發展趨向”、“從課堂到社會的文學輻射”等角度,較完整地概括、闡述了新中國成立后的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態勢;吳重陽2013年編著的《中國少數民族現當代文學研究》,從少數民族文學概論、不同時代少數民族文學總結、少數民族文學作家作品分析等角度,匯集了大量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材料……應該說,上述這類研究具有“奠基”意義,它們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進一步開展和理論構建的嘗試提供了重要資料。值得重視的是,眾多理論家在匯編和總論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成果的時候,都有意識地充分表達和肯定了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對民族文學理論建構的重要性與積極意義,并指出在這方面存在的不足和改進、深化的方向與方法,體現出價值研究的明顯特征,有著“獨特而深入的學術思考,簡潔而清晰的理論闡釋。”[18]———這是湯曉青對關紀新、朝戈金的《多重選擇的世界———當代少數民族作家文學的理論描述》這部論著的評價,在某種意義上,我們也可以用它來概括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對民族文學理論建構的主要貢獻。

  尤為突出的是,一些研究者直接致力于少數民族文學理論的構建,留下了可貴的探索成果。譬如梁庭望所著的《中國少數民族文學概論》就是帶有開創性的民族文學理論構建的嘗試。該著在少數民族文學定義的基礎上,分章逐一論述了“少數民族文學的起源和發展”、“少數民族文學的分類”、“少數民族文學縱橫論”、“少數民族文學與周邊國家文學的關系”、“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方法論”、“少數民族文學與當代社會”等問題,其構建民族文學理論的傾向十分明顯,并形成了少數民族文論的一個基本框架思路,因此被譽為“迄今唯一一部從理論上論述少數民族文學的理論著作。”[2]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對民族文學理論建構的推動力量更多來自于不斷延續著的理論索求和反思之中。在“中國是地域遼闊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這一觀念引領下,人們越來越多地意識到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重要性,并據此倡導和探索了民族文學理論建設的必要性,像關紀新的《20世紀中華各民族文學關系研究》,關紀新、朝戈金的《多重選擇的世界》,劉大先的《邊緣的崛起》、《從想象的異域到多元的地圖》,李鴻然的《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史論》,徐新建的《全球語境與本土認同》,李曉峰的《中華多民族文學史觀下中國文學史之結構》,趙汀陽的《沒有世界觀的世界》,楊志明的《全球化、現代化與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生存前景》,宋炳輝的《弱勢民族文學在中國》,湯曉青主編的《多元文化格局中的民族文學研究》等等,都是致力于理論構建的具有代表性的成果。與此同時,對多民族文學的研究與理論缺陷的反思越來越多,形成十分豐富的狀態,曹順慶的《三重話語霸權下的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劉大先的《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批評:反思與重建》、《文學共和》,李曉峰的《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與批評現狀的思考》,姚新勇的《萎靡的民族文學批評》,馬紹璽的《在他者的視域中》,姚新建的《文化身份建構的欲求與審思》等等,從不同角度發現問題,展開了深入思考,其啟發作用是巨大的,譬如姚新勇立足于當代民族文學批評和研究的不足,在宏觀理論研究、整體把握與微觀具體批評方面深入探究,概括了不足的“三大癥候”,即(1)少數民族文學批評宏觀研究的系統性、理論性欠缺;(2)少數民族文學批評的微觀性考察空泛;(3)有關少數民族文學重要理論問題的思考存在著被動性、重復性和隨意性。[20]這是很有代表性的反思,它的旨意正在于民族文學理論構建,具有明顯的觀念色彩和邏輯張力。

  將民族文學理論構建置于時代發展之中,吸納新世紀帶來的新因素,必須及時調整思考的視域與思路。在這方面,我們注意到一些新的價值研究取向,譬如“多民族文學史觀”應立足于多民族國家的高度,才能對中國文學史的基本屬性和功能進行闡釋,形成真正的多民族文學史觀和多民族文學史整體結構。[21]再如,在后現代背景下,要重視中華多民族文學的整體價值,我們需要“從文學批評標準的角度考察當代特別是新時期以來的少數民族文學批評的整體狀況。”[8]也就是要求融進時代發展帶來的文學觀念視角,接納文學批評標準的嬗變。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從縱向歷時的角度和橫向共時的角度來觀察、思考、分析民族文學在當代中國文學整體中的地位和作用,盡量避免狹隘的民族文化偏見,才能發現具有時代意義的民族文學價值和理論成分,為民族文學理論構建提供更多中國本土元素和本土資源。[23]

  總之,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已有70年歷史,其中價值研究已經形成明顯態勢并體現出巨大作用,它有力推進了民族文學研究深入發展,對民族文學特色的形成與強化產生了巨大助力,并深刻影響著民族文學的理論建構,其意義不可小視。在文學研究領域,如果說價值研究是研究整體的動力之源,那么,不斷強化的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基本價值研究,將會使中國當代多民族文學研究獲得更大的發展力量,其最終結果是讓中國當代多民族文學展現出更加絢爛的光彩。

  參考文獻

  [1]龔小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概觀[J].齊齊哈爾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6(8):5.
  [2][19]梁庭望,汪立珍,尹曉琳.中國民族文學研究60年[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10:37.
  [3] 吳重陽.中國少數民族現當代文學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13:34.
  [4] 劉大先.現代中國與少數民族文學[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339.
  [5]樊華.文化轉型與中國少數民族藝術的分化[J].思想戰線,2009(6):132.
  [6]丹珠昂奔.時代文化哲學與少數民族文學創作[J].民族文學研究,1986(4):64.
  [7]權晶.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文化認同與審美價值基礎[J].大眾文藝,2016(24):33.
  [8][22]樊義紅.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批評的三種標準[J].民族文學研究,2018(4):68.
  [9]尹曉琳.全球化語境下中國少數民族作家文學的發展態勢[J].吉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09(6):55.
  [10]姚新勇.文化身份建構的欲求與審思[J].讀書,2002(11):54.
  [11]嚴英秀.論當下少數民族文學的民族性和現代性[J].民族文學研究,2010(1):139.
  [12]朱斌.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民族性價值追求反思[J].文學與文化,2018(1):82.
  [13]孔令輝.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民族情懷與審美價值基礎[J].貴州民族研究,2015(2):118.
  [14]劉大先.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批評:反思與重建[J].文藝理論研究,2005(2):16.
  [15]謝剛.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重構[N].文藝報,2014(7):1.
  [16]歐陽可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批評與民族主義意識形態話語表達[J].新疆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社會科學版,2010(1):97.
  [17]楊志明.全球化、現代化與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生存前景[J].思想戰線,2009(6):20.
  [18]湯曉青.1995年少數民族文學研究[J].民族文學研究,1996(3):79.
  [20]姚新勇.對當代民族文學批評的批評[J].文藝爭鳴,2003(5):17-20.
  [21]森滿.多民族文學理論研究的新成果[N].文藝報,2013-02-01(6).
  [23]張永剛.后現代與民族文學[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75.

    張永剛,李雨君.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主要取向[J].曲靖師范學院學報,2019,38(05):1-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