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商標法論文

商標先用權案件裁判問題與完善建議

時間:2020-02-18 來源:法制博覽 作者:趙國華 本文字數:3221字

  摘    要: 在我國,商標作為企業銷售產品或服務、對外開展經營活動的“名片”,是企業重要的無形資產。商標侵權類糾紛在我國數量頻發,企業通常將自己的名稱進行注冊為商標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但未注冊商標、但在先使用者的權益是否應當受到保護?2013年修訂的《商標法》首次明確了商標先用權制度,其立法目的在于糾正商標注冊制的缺陷,規范市場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但在司法審判實務中,對商標先用人的權利邊界通常難以廓清,存在著諸多權利邊界問題。本文通過深入解讀我國商標先用權制度,分析現階段法律、實務存在的問題,希望以此拋磚引玉。

  關鍵詞: 商標先用權; 權利邊界; 建議;

  一、商標先用權概述

  廣告之父奧格威曾說:“商標是企業的門戶,是消費者了解企業品牌的窗口。”因此,商標如果被他人搶注,會造成消費者對品牌的混淆,最終給企業招致巨大損失。為避免惡意搶注商標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商標先用權制度應運而生。

  (一)商標先用權的概念

  我國《商標法》根據是否注冊將商標劃分為注冊商標和非注冊商標,注冊商標使用人具有排他性的使用權,有權禁止他人使用相同或類似相同的商標。這時,在先使用人的權益受到侵害。2013年,立法上允許商標先用人對其他已經取得注冊商標的權利主體享有抗辯權:其仍可以在一定范圍內繼續使用該商標。

  (二)商標先用權制度的構成要件

  商標先用權在司法裁判中如何認定存在諸多問題,根據法律的規定,判斷使用者是否擁有商標先用權,須滿足三個構成要件:

  1.在時間上須連續使用、不得中斷

  未注冊商標的先用者在一定時間內連續使用該商標,這是認定商標先用權的重要標準。我國采取注冊主義原則,未注冊而使用的商標,應當持續使用,不適中止、中斷的規定。

  2.積累并擁有一定的影響力

  《商標法》對適用商標先用權的前提是必須“具有一定影響”,筆者對“影響”理解為在既定的經營范圍內產生了“知名度”,能夠為公眾所認可。

  3.先用者主觀方面系“善意”

  我國立法者將“善意”作為認定在先使用抗辯權一項標準,司法實踐中,法院對“善意”難以作出統一的判定標準。筆者認為,可以依據《民法總則》中的“誠實信用原則”理念來判斷系“善意”還是“惡意”:不知情即為“善意”;“知情”即為惡意。先用人提出抗辯時除需要證明商標已經具備一定影響外,還需要證明注冊商標者具有主觀惡意。2006年,美國某公司訴上海某公司商標侵權一案中,美國某公司列舉了大量證據證明上海某公司系“惡意搶注”,如美國某公司在中國設立時間遠遠早于上海某公司;美國某公司為品牌擴張投入了大量資金作市場推廣等,以此證明“某咖啡”商標在中國獲得了廣泛的知名度。而上海某公司明顯具有攀附馳名商標的主觀惡意,對該商標提前搶注,故法院最終判定上海某公司商標侵權行為成立。
 

商標先用權案件裁判問題與完善建議
 

  二、有關商標先用權案件裁判標準不一

  筆者將《商標法》第59條第3款,商標先用抗辯權歸納為“標識系商標+已經使用”+“有一定影響”。但目前該規定在適用過程中仍存在一定問題,最高法未作出相關司法解釋和發布指導性案例,地方法院在審理該類糾紛案件時評判標準不一,裁判焦點如下:

  (一)“在先使用”的認定標準問題

  《商標法》第59條第3款規定“商標注冊人申請商標注冊前,他人已經在同一種商品使用……”。司法實踐中,“已經使用”系時間概念,對應的是注冊商標申請日。但有些法院不僅要求“在先使用”要早于商標注冊日,更有甚者還要求早于商標注冊人使用前,制定了“雙重在先標準”。如“某火鍋品牌商標侵權案”中,注冊商標人A公司申請注冊“某火鍋”商標之前,自然人B先生在其所經營的飲食店內早已使用該商標。終審法院對B先生的“某火鍋品牌”在先使用權不予認可,因為B先生使用該商標雖早于A公司,但遲于A公司的成立時間。

  (二)先用者“具一定有影響”的有關舉證問題

  我國《商標法》規定在先使用商標須達到“具有一定影響”,“影響”如何認定?實難量化,因具有很大的彈性空間,通常需要法官結合具體案情和有關專家意見綜合斷定。我們以體系解釋的方式,依據《商標法》有關“馳名商標”的表述:“為相關公眾所知悉”;另有學者其歸納為“被消費者廣為認知”。因此,筆者判定:商標未注冊的先用者需要舉證證明自己在一定的時間內持續使用、有固定的銷售區域,重點是其有穩定的產品銷售渠道,被消費者所認可。但由于舉證責任在在先用者一方,鮮有成功抗辯者。典型的“在先使用”成功對抗“在先注冊”案系“北京某服裝品牌”商標侵權案,2014年,北京某法院首次適用新《商標法》“保護商標先用權制度”審理某品牌商標案,法院最終判定依據被告A公司提供的證據,認定原告B女士系惡意搶注,無權禁止A公司使用其商標。

  (三)“商標先用權”的邊界問題

  《商標法》允許在先使用人可在“原使用范圍”內繼續使用,決定了商標先用權受到多大程度的保護。地方法院對“原使用范圍”理解為限定其經營區域、商品經營范圍或服務類別、企業規模等多種類型。臺灣學者認為:盡管商標在先使用作為商標注冊制的有益補充,但不能因噎廢食,埋沒了商標注冊制的根本價值。國家實行商標注冊制度,其根本目的在于鼓勵市場主體搶先注冊自己的商標品牌,盡快打造排他性的商標使用權,從而讓經營者全心謀發展,免除后顧之憂。但應從哪些角度對商標“原使用范圍”進行把控,已成為目前的司法實務難題之一。

  三、完善我國商標先用權保護的建議

  (一)明確商標“在先使用”的時間節點

  “在先使用”的含義即為在他人申請注冊商標之前就已使用該商標,商標先用權旨在處理在先使用者與商標注冊者之間的權益爭執,在先使用人的合法權益理應得到保護,不應對此設定過高標準。“雙重在先標準”不利于對善意使用人的保護,《商標法》第59條第3款已明確規定:“在先使用行為必須早于注冊商標申請日”,不應另設時間節點。

  (二)對“具有一定影響”的舉證責任

  商標注冊制度有利于形成良好的市場秩序,作為完善商標注冊制的先用權制度,要證明其“具有一定影響”困難重重。北京某知識產權局主任汪先生認為,“要判斷在先使用,應是在對方權利人申請商標注冊日前進行使用,證明一件商標為在先使用并具有影響力,單從證據內容上,需提供該商標在其指定商品上最早使用,持續使用的證據,以及產品銷售的地區范圍、銷售量、市場份額、廣告宣傳等,固定下來的證據要形成一條完整的證據鏈”。上述有關“北京某服裝商標侵權案”中,由于被告A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原告譚某系被告前員工、被告“某服裝品牌”商標在“某互聯網網站”被累計點評千余次,以及該品牌在某微博等平臺售賣商品等證據,足以證明“某品牌”系被告A公司所有,法院最終判決被告“在先使用權”成立。此案給了“商標投機者”一記重拳,對于打擊惡意搶注商標行為是有利的。

  (三)完善“原使用范圍”的界定

  參照各國(地區)立法,商標先用權的原有使用范圍如何界定?各國(地區)立法不一。我國臺灣地區的立法技術更為成熟和完善,對此予以參照,臺灣商標法第23條:“未注冊商標的繼續使用權限定于原地域范圍內,在此范圍內,先用人可以擴大經營范圍、增加投資、變更企業組織形式……”。亦有反對者提出,將商標先用人的范圍限定過窄,不允許跨界經營,對其十分不公。特別是電子商務的快速崛起,商標的地域性特征逐漸淡化。如果限定未注冊商標的在先使用者劃定銷售范圍,則無疑是對其判了“死刑”。在筆者看來,法院在界定原有使用范圍時,應尊重商業規律,最大程度地平衡商標先用人與注冊者的利益,對未注冊商標可通過附加顯著標示對二者作出區分,不宜過多限制其經營的地域范圍。

  四、結論

  商標注冊人與商標先用人之間的利益沖突已有立法作出了解決方案,作為商標注冊制度的有益補充,商標先用權制度給予在先使用人以法定的抗辯權。我國立法原則上遵從“注冊優先”,從“理性商標使用人”的角度出發,認為商標使用者能夠自發地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對于關乎自己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商標權,商標使用者應當提早保護。對于“不理性”的商標使用者,立法給予“最低限度的保護”——“商標在先使用權制度”。該制度目前的相關法律問題還需要司法解釋進一步,如“連續使用”、“具有一定影響”等。

  參考文獻

  [1]楊紅軍,李惠.論商標先用權及我國相關制度之完善[J].特區經濟,2006(6):301-302.
  [2]陳智倫.論與注冊商標有關的在先權利[J].四川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0(2).

    趙國華.我國商標先用權問題研究[J].法制博覽,2020(03):94-9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