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世界史論文

古希臘女性的社會地位探究

時間:2020-02-13 來源:科學咨詢(科技·管理) 作者:馬舒祺 本文字數:3163字

  摘    要: 古希臘文明作為人類文明的璀璨結晶,始終為普羅大眾所歌頌,但締造這一輝煌的某些參與者卻被歷史忽略了——正是能頂半邊天的女性們。古希臘世界在體育運動、神話體系、哲學思想等社會生活的諸多方面也都表現出了較為明顯的性別差異,將男性贊譽為人類文明中智慧美好的化身,將女性看成世俗世界低級生活的代表,而在號稱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雅典城中,婦女在政治上并不屬于公民之列。

  關鍵詞: 古希臘; 女性; 性別構建; 社會生活;

  法國啟蒙思想家伏爾泰曾言,漫長的人類世界歷史長河中,僅有四個時代因當時人類思想文明的崇高偉大而足以稱為后世典范,“這四個真正享有盛譽的時代中的第一個是菲利浦和亞歷山大的時代,或者說是伯利克里、德莫斯提尼、亞里士多德、柏拉圖、阿佩爾、費迪阿斯和普拉克西泰爾這類人的時代。”[1]。這種基于作者個人時代背景下的盛贊與劃分暫且不論是否客觀,至少可以向普羅大眾說明一點:古希臘文明的璀璨與偉大已經是歷史事實了。然而這頂桂冠飄落到那些領獎者頭頂上時,打眼望去似乎有一絲絲不協調——請問有人看見領獎臺上有任何一位女性嗎?

  盡管人類社會的發展從來不可或缺女性,但人類的古代歷史并沒太把女性當回事,這在所有文明中都具有驚人的相似性。古希臘世界當然也不例外。在號稱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雅典城中,婦女在政治上并不屬于公民之列,甚至也不被鼓勵從事商業活動等,更無從談起享受其他任何經濟政治權利。除此之外,古希臘世界在社會生活的諸多方面也都表現出了較為明顯的性別差異。

  一、古希臘女性在體育運動中的地位

  希臘人崇尚體育競技運動,將奧林匹亞視為榮譽和實力的最高競賽,男性可以無視年齡、地域之類的個人狀況選擇參與,而已婚女性則完全被禁止參與賽事和觀看比賽。未婚少女相對來說在體育運動中的參與度較高,奧林匹亞有專門為女孩們舉辦的短跑項目“赫拉節”。在諸如皮提亞、尼摩亞、伊斯特摩亞賽會等希臘世界性賽會,和各個城邦舉行的地方性賽會中,也僅有未婚少女的參與度和可獲得的榮譽則略高于奧林匹亞賽會[2]。

  古希臘諸城邦對少女參與體育運動的態度和社會評價也有較大差別。在大多數的古希臘城邦中,傳統的已婚婦女一生都要忙碌于家庭生活,外出時應該把自己穿戴得嚴嚴實實;而未婚少女們則過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房生活,只有某些全民性的公共活動可以解放她們少許自由,比如參加公共宗教節慶活動的賽會。斯巴達城邦對少女們的教育相對來說最為寬松,女孩們被鼓勵參與體育鍛煉,城邦會為她們舉行比賽、頒發榮譽。但作為一個再典型不過的、崇尚力量的古希臘城邦,斯巴達其對少女運動的推崇背后,實質上是對男性地位的鞏固和強化:適當的體育運動使她們強身健體,成為更利于城邦和家庭的婚配繁衍對象。這些活動是面向全社會開放的,因而具有少女的成年儀式和相親、求偶等意義。

  這種教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為古希臘其他城邦所接受——柏拉圖在《理想國》中就有類似提倡:“……各種天賦是同等地賦予了雌雄兩性,所以婦女根據其天賦參與了各項工作,而男人也是參與了所有的工作。只是在所有各項工作中婦女比男人弱一點罷了。”[3]在其劃分的完美國家的三個階級中,優秀的婦女可以參與護衛者階級的工作,“那么,女性守護者必須裸體操練,因為她們是以她們的美德做衣服。她們必須同男人一起參加戰斗,以及履行其他守護者的義務,這也是她們唯一的職責。在這些工作中,她們之所以承擔輕的,是因為她們的體質比較弱。”[3]

  二、古希臘女性在神話體系中的角色

  除去人類社會的各種表現,古希臘世界的神話體系中亦流露出父權制社會結構的色彩。男性神明的戀情和生活極為自由豐富,天父宙斯與女神赫拉成婚后,仍投身于各色戀情;滿足自己的歡愉后,他的“戀人”們或被赫拉報復、或得到永生或失去生命,都不再被重視。女神赫拉作為神后,根本無力制止宙斯的肆意妄為,更因多次阻撓宙斯、迫害他的情人而被冠以殘暴和善妒的惡名。事實上,那些情人與宙斯的私生子大多成為了凡間的大英雄或者國王,更有甚者得以位列奧林匹斯眾神之列——此時就會上演各種母憑子貴、雞犬升天的戲碼,根本沒人在乎她們和赫拉的個人想法。
 

古希臘女性的社會地位探究
 

  結合赫拉和宙斯眾情人的女性形象來看,即使在希臘眾神中,男性仍處于壓倒性的控制地位,女性往往被塑造為反面形象和笑料,即使偶爾出現抗爭行為也基本是徒勞無功的。現今仍在流傳的古希臘神話大多出自于時代背景不容忽視的男性作者筆下,其字里行間難免投射出父權制社會結構的影子,同時也通過塑造各色女性的愚昧形象而體現出了當時社會對性別的主觀和偏見。女性的角色屬性幾乎完全取決其對父、夫、子的貢獻,即父權社會加在女性身上的價值判斷與標準,她們獨立的思想和情感卻被粗暴的忽略了[4]。

  三、古希臘女性在哲學理論與宗教生活中的地位

  孕育生命的母親在古希臘哲學中也沒能落得什么好寓意。在柏拉圖的傳世名著《理想國》中,表達其哲學觀念的卷七借由洞穴比喻,提出了“女性歸屬于物質、男性歸屬于靈魂”的二元論。這種強調二元對立、靈魂優先的思維模式,將女性刻畫成從屬于男性的次等階級,把女性定位在家庭之中,把男性定位于公共領域之中。柏拉圖崇尚靈魂自由,“靈魂在起源和優越性上都先于和優于物體,靈魂是統治者和主宰,而物體是它的下屬。”[6]而“婦女在本質上是與自然界結合在一起的,因而她們也代表了自然界一切原始的、反社會的因素;而文明世界是男人征服自然界、控制一切原始的欲望,在理性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這種征服必然也包括對婦女的征服,即以一種厭惡女人,將其視為洪水猛獸的態度克制對她們的欲望。” [7]自古希臘之后的西方哲學思想一直繼承著這種觀念,將男性贊譽為人類文明中智慧美好的化身,將女性看成世俗世界低級生活的代表,這正是古希臘社會父權制形而上學思想的延續。

  宗教在古希臘社會中的意義和功能都十分重要,女性雖幾無例外無法參與公共政治生活,卻在家庭和國家的宗教事務中占有相當的話語權:古希臘女祭司群體是同時代中少有的、享有社會特權的女性,她們能夠掌握運用宗教和文化資源,在希臘城邦的宗教生活中地位超然,并享有顯赫的社會榮譽。此外,也有精英階層的少數已婚女性可以與其丈夫一起在重要的場合露面。她們能夠參與丈夫的政治活動,成為城鎮的捐助者,掌管家中的財政事務等,更少數有貢獻者甚至能獲得功績雕像,底座上銘刻著她們的榮譽與頭銜[5]。

  四、結束語

  綜上所述,古希臘婦女總體上是處于父權制社會與奴隸制社會的雙重壓迫之下,即使偶爾有條件優異的婦女想要跟隨丈夫見識外界社會,她也要受制于長達十幾年的生育年齡所困,不斷重復徘徊于產房與嬰兒房的生活模式。婚前遵從父親,婚后遵從丈夫,喪偶則遵從兒子,終生都極其壓抑的生活環境往往使得她們將孩子作為發泄消極感情的對象,進而又使得男性對女性的社會評價降低。

  因此,現代的女性主義歷史研究不僅要揭示長久以來根深蒂固的男女性別偏見,更要打破由此衍生的男性中心主義,使當代社會正視歷史和現實中女性擁有的獨特價值與做出過的突出貢獻,為過去與將來的女性同胞們博得應有的地位與尊重[8]。無論是女神、女祭司、婦女還是未婚少女,她們都是古希臘社會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當我們再次談起那個被盛贊為后世典范的時代,我們會記得,那些沒有戴上桂冠的她們,亦是人類文明發展中的明珠。

  參考文獻

  [1] 伏爾泰.路易十四時代.吳模信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
  [2] 王大慶.從體育運動看古希臘人對女性的性別建構[J].中華女子學院學報,2014,26(03):103-108.
  [3] 柏拉圖著.理想國[M].郭斌和,張竹明,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6:7.
  [4] 顧艷艷.從性別視閾看古希臘神話中的人神戀[J].佳木斯職業學院學報,2015(11):70-71.
  [5] 裔昭印.西方古典婦女史研究的興起與發展[J].世界歷史,2014(03):116-128+161.
  [6] 柏拉圖.蒂邁歐篇.柏拉圖全集(第三卷)[M].王曉朝,譯.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7] 郭超英,顏海英.古希臘婦女的社會地位及其演變[J].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5(04):70-75.
  [8] 劉丹丹,戴雪紅.柏拉圖洞穴隱喻的女性主義解讀[J].福建教育學院學報,2015,16(01):33-37.

    馬舒祺.古希臘世界女性社會地位簡論[J].科學咨詢(科技·管理),2020(01):122-123.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